节俭基因就在这批人体内出现了>>您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节俭基因就在这批人体内出现了

  他说,在远古的时候啊,人类的祖先那真是靠天吃饭啊,因为四季和雨水的变化,食物的供应都是周期性的。很可能出现饱餐一顿之后,后面的几百顿都吃不饱了。
 
  于是,那些因基因变异,变得消化吸收好,能最大限度把食物转化成脂肪储存起来的远古人类,在食物充足的时候,能快速增肥,以应对随时到来的食物缺乏时期。Neel认为,“节俭基因”就在这批人体内出现了,这在当时环境下是很有优势的。
 
  但是在现如今这个顿顿都能吃撑的年代,“节俭基因”就顺理成章地成了肥胖症、糖尿病和高血压等疾病的罪魁祸首。
 
  不过,从去年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期刊》上的195个国家肥胖数据来看,2015年全球肥胖人数大概在8亿左右,成人肥胖率最高的埃及,也只有35.3%[2]。绝大多数人还是不胖。这又是为什么?
 
  当然,“造物主给了我们易肥胖的基因,到底胖不胖也得看环境”。
 
  这当然是一方面原因,不过今天我们要说的是另一个有趣的原因。
 
  近日,著名期刊《细胞代谢》杂志以封面论文的形式,发表了厦门大学林圣彩教授和林舒勇副教授研究团队的重要研究成果[3],因为他们发现了一个名叫Aida的“浪费基因”(“wasteful” gene)。该论文的共同第一作者为罗辉和姜鸣。
 
  《细胞代谢》杂志封面。图中女性名叫Aida,是古埃塞俄比亚公主。图片借Aida与埃及将军Radames爱情故事,比喻Aida基因抑制脂肪吸收的机制《细胞代谢》杂志封面。图中女性名叫Aida,是古埃塞俄比亚公主。图片借Aida与埃及将军Radames爱情故事,比喻Aida基因抑制脂肪吸收的机制
 
  这个浪费基因啊,她很奇特,正常情况下,她是限制小肠吸收脂肪的。这跟“节俭基因”一比,可不是显得很浪费么。
 
  根据她这一特定,我很快就想到一句话,“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于是,干脆叫她“酒肉穿肠过”基因了。
 
  Aida这个基因最早是林圣彩教授团队与清华大学孟安明院士团队合作鉴定和命名的[4],当时对Aida的具体功能还不是很清楚。
 
  当林圣彩团队从小鼠体内去掉Aida基因后,他们发现与Aida基因还在的小鼠比,没Aida基因的小鼠胖的像充了气一样。
 
  看来Aida基因是防止变胖的啊~
 
  于是林圣彩和林舒勇团队就围绕没有Aida基因的易胖小耗子研究了10年。
 
  他们发现,食物中脂肪在小肠吸内的收效率是个体易肥胖的一个主要决定因素。而Aida基因编码的AIDA蛋白质就是控制整个过程的。



上一篇:让本就风雨飘扬的中兴
下一篇:中兴当然就更是不敢贸然行事了